77小说网 > 女生小说 > 重启飞扬年代 > 第603章 早知现在何必当初
    黄秘书一琢磨,这个施千美顶多三十出头,他表弟充其量也就是个毛头小伙子,怎么会知道上内参这种机密的大事?

    一定是道听胡说,瞎糊白话的。

    然而陈区长那张充满富态的老脸上却是开始冒汗了,因为他知道北江玻璃厂改制上了内参的事是确有其事。

    再加上浸淫官场那么些年,职业敏感性,总要比秘书强些。

    所以他的语气愈发恭敬道:“敢问贵表弟在天启投资身居何职?”

    施千美下意识地脱口而出道:“他是天启投资的老板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陈区长蹭地一下站了起来,郑重其事地伸出手来,忽又觉得不妥,在自己身上蹭了蹭,这才隆重地道:

    “哎呀,施总,真是慢待了,慢待了!您既是吴总的表姐,完可以早说嘛!就算是推掉今儿早上的重要会议,我也得优先接见您啊!”

    黄秘书也跟着仓皇失措地站起来,此刻心里才是赶到一阵后怕。

    曾经武宣区的马书记,当时都叫吴总大爷了,不照样还是被撸了个干净么?

    施千美眼见对方态度这么快就来了个大反转,才发现自己无意识之间,又借了一回表弟的东风。

    不过既来之,则安之。

    之前刻意不想走表弟的关系是不假,可如今借都借了,施千美也不至于矫情到纠结。

    随后陈区长煞有介事地就之前没露面,做了一番详尽到冗长的解释。

    大概的意思,施千美也是听明白了。

    无外乎收购老厂这种事,的确比投资建新厂要麻烦,作为父母官的要担不少责任之类的。

    不过施千美依旧坚持自己的决定,而陈区长和黄秘书这儿,自然是绝无二话。

    答应的干脆无比,胸口拍得咣咣直响。

    于是一场见面,施千美花在等待上的时间足足两个半小时,而最终实际商谈的时间也就三十分钟不到。

    送走了姿态优雅的施千美,陈区长回到办公室里,仍旧是心有余悸的,没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拍拍那张肉嘟嘟的胖脸,横肉乱颤的,还是有些发白。

    喝了一口已经凉掉的茶水,湿了湿嘴,摸起桌上的电话,直接打到了友谊服装厂。

    “老钱,你今儿可有些不厚道!施总那么强悍的背景,你怎么连点风声都不露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这是成心等着看我笑话不是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,钱文广心里暗爽,嘴上却是绝不可能承认,“瞧您这话说得,陈区长,你也没给我机会透露风声,对不?”

    陈区长一想,没错,刚才他接钱文广的电话时,还没等对方说完,就不耐烦地挂掉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我不跟你说这些。赶快把你们厂子的资料,都汇总到区里来。”

    钱文广咧嘴一笑,“得嘞,陈区长,我这就办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的陈久耕还是有些放心不下,看到黄秘书进来,掩饰不住一脸焦焦灼灼地问:“你说今儿这事,施总会不会在吴总面前说我们的坏话?”

    “够……呛,”黄秘书也是不敢肯定,“毕竟咱们平白无故地晾了人家两个多钟头……”

    陈久耕烦躁地揉揉眉头,指着黄秘书哆哆嗦嗦地道:“你你你,赶快找吴总的电话,想办法约一下。这事咱们得提前打预防针!”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黄秘书去而复返。

    陈久耕当即凑上去,眼巴巴地问,“怎么样,怎么样,联系上了没?”

    黄秘书苦着脸,摇了摇头,“电话打了好几个,都是秘书接的,只说是记下了,其他什么也定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代表花雨区打的这个电话,这一点你提了没?”

    黄秘书叹了口气,“提是提了,可人家小秘书说,每天打进来找吴总的各地官员电话,没有一百,也有七八十通,像我这种的多了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久耕往椅子上一坐,一脸的面如死灰。

    这报应也是来得快。

    刚才把人晾在外面那么久,转眼自己这边就吃闭门羹,连个电话都打不进去。

    眼瞧着主子这般为难,黄秘书也不能干看着。

    俩眼骨碌碌一转便提议道:“哎,陈区长,你说咱们直接找孙大秘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孙大秘?”陈久耕一时还没转过弯来,“哪个孙大秘?”

    “还能是哪个孙大秘?当然是梁高官的孙大秘了。别的咱也不说,就当汇报工作,把这事告诉给他……”

    陈久耕一听,胖脸上顿时喜笑颜开,“小黄,这个主意好,这个主意好!”

    当然作为省里二把手的大秘,也不是那么好联系的。

    可现在陈久耕早已六神无了主,只要是个主意,他都会说好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身在元启科技的吴涛,自然不知道施千美今天遭遇了这么多波折。

    坦白说,今天他真的有点忙。

    经过上次的管理层会议,各部门中心对今后的策略都做了进一步的调整,并且召开了各级会议,抄送邀请吴涛参加。

    吴涛这一琢磨,不能不去,这各部门等着自己去验收首肯呢。

    从研发到生产,从营销到发展,一天下来,各部门会议轮了个遍。

    也是奇了怪了,各部门各中心,争先恐后的,居然都在同一天召开这种会议。

    如此各个会场跑下来,别说是吴涛自己了,就连跟着记录的裴颖都累得有些缓不过来。

    虽然很累,但裴颖没有丝毫怨言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接触下来,她开始发现自家老板的人格魅力所在了,进而习惯并且享受和他一起工作的时光。

    就像是现在,一杯进口的雀巢挂耳咖啡端上来,瞧着他惬意地饮用模样,整个身心都透着股莫名的满足感。

    吴涛回过神来,才发现裴颖在拿眼神看他,于是趁机关切地道:“这咖啡不错,你自己也来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,我……”裴颖把齐颈的秀发,掠到耳后道:“其实我之前偷喝过好几次了……”

    吴涛嘴里含了一口咖啡,扑哧一笑,差点没喷出来道:“我以为你永远不会跟我说呢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你知道?”

    吴涛意态悠闲地放下咖啡杯道:“我当然知道,这款咖啡的味道特别,喝完了之后,香气还能残留在空气中半个小时以上。”

    瞧着自家老板尽在掌握的样子,裴颖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这一天过得,怎么尽想着找地缝了呢?早上被淋的那般狼狈时,是如此;现在又是这样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