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7小说网 > 女生小说 > 重启飞扬年代 > 第619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
    花1000万请个代言人,这话要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,一定是被认为是疯了。

    可从吴涛嘴里说出来,情况自然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再加上这一番分析,听起来真的是头头是道,一箭三雕的。

    以至于开始最为怀疑的施千雪,都有被说动的迹象了。

    而从始至终一直没表态的施千美,更是当即拍板定夺了,“就按表弟说得办。”

    众人其乐融融的,作为代言人的丁甜甜也欣然接受,表示会认真拍好这次代言广告。

    气氛很融洽,而患有戏痴综合症的丁甜甜,表现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直到时针指向了十点,唐燕提起说要回去了,众人于是一起送到门口。

    忽然间,丁甜甜的眼神又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看向吴涛的美眸中,深情似水,瞬间就拔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不仅拔不出来,而且下一刻直接扑了上去,热烈地拥抱住了,拼命地摇着臻首,含着泪花呢喃道:“尔康,离开你,人家真的好心痛,心痛得整个人快要死掉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听到这典型的琼瑶式台词,被丁甜甜紧紧相拥住的吴涛,忍不住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实在是太恶寒了。

    那样子让担心着丁甜甜状况的唐燕和陈悦,都有些忍俊不禁起来。

    唐燕捂着嘴,绷着笑:“格格,你不会离开尔康少爷太久的。大不了明天再来就是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即便只有一个晚上,也有12个小时,720分钟,43200秒,每分每秒,人家都思念的要命!”

    这……众人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。

    反正唐燕是无论如何都劝不下去了,于是陈悦紧接着上阵道:“格格,夜再怎么漫长,睡一觉就好啦。你和尔康少爷男女有别,总不能睡觉也在一起吧?”

    “可是,皇阿玛已经给我们来指婚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悦张张嘴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而被丁甜甜当作尔康紧抱着不放的吴涛,更是着急。

    这俩好闺蜜,怎么越劝,越把他往沟里带呢?

    于是吴涛只好接着向俩位表姐求救了。

    然而施千美是没遇见过这种情况,一脸焦灼,却没什么急智。

    倒是施千雪胜筹在握地走出来道:“要我说,这漫漫长夜也是无情无义,竟然要把一对有情人生生分开整整四万三千二百秒!既然你们那个什么阿玛已经指过婚了,干脆你们住一起得了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。

    施千雪刚说完第一句话,吴涛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怎么能指望这个惟恐天下不乱的二表姐呢?她毕竟是‘二’表姐呀!

    不料怀里的丁甜甜,却是欣然中带着娇羞道:“只要尔康你愿意,人家自然是可以留下来的。这漫漫长夜就算什么都不做,只是数星星看月亮,吟诗作对,人家都愿意!”

    吴涛愈发的感觉冷了。

    然而这还没完,丁甜甜临了还来了句点睛的话语:“山无棱,天地合,才敢于君别。”

    “哦~”施千雪听得是当即起了哄,施千美更是觉得劲爆到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陈悦倒是跟着解释了一句:“这是剧里的台词。”

    其实纵使陈悦不解释,吴涛也知道这是里头的台词。

    只是这明明改了一个字,味道也跟着变了很多。听起来,就像是要赖上自己似的。

    不过,不管怎么样,丁甜甜这状况要是不恢复,今晚还真是走不了了。

    于是吴涛只能先把唐燕俩人放走了,“你们先回,如果她醒了,我再把她送回去。”

    结果唐燕俩人走了,丁甜甜真的处之泰然地留下来,挽着吴涛的手臂,寸步不离。

    只是眼神间有些黯淡,不像是原先那个傻傻却灵气十足的傻白甜了。

    施千美一脸的爱莫能助,施千雪却是在那幸灾乐祸地笑。

    气得吴涛指着她道:“紫薇,你瞧,她就是容嚒嚒派在你身边的丫鬟奸细雪儿。你在宗人府受得那些罪,都是拜她所赐。要不要罚上三十大板,以儆效尤?”

    临了吴涛还不忘狐假虎威一句,“你个贱婢笑什么,还不快给格格跪下!”

    “格格饶命!奴婢再也不敢了!”

    施千雪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完这句话的。当然她也可以不这么配合,可是万一丁甜甜有个什么闪失,大家作为朋友,都是不愿意见到的。

    吴涛也正是吃准了她刀子嘴豆腐心这一点,才狐假虎威的。

    然而他的得意还没超过三秒钟,丁甜甜便慈悲为怀道:“尔康,雪儿身为奴婢,一定有她的难处。宗人府那些日子都已经过去了,我们就给她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吴涛很郁闷。

    施千雪在捂着嘴大笑。

    “好啦,人家就当你同意喽!”丁甜甜宠溺地拍拍吴涛郁闷的脸颊道:“雪儿,你快平身,今晚就由你在帐前服侍吧!”

    ‘帐前服侍?’施千雪身子刚起了一半,登时定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这个词一听就不是这么好差事。

    这下可把吴涛乐坏了。

    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呀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‘旨意’,施千雪原本是想逃之夭夭的。可施千美在场,怎么会容许她这么做?

    于是今晚这突如其来的二人同居大戏,变成了三人共处一室了。

    好在这主卧够大,床也够大。

    “尔康,时间不早了,我们早点休息吧!”丁甜甜说完了雪儿的事,转身就要拉着吴涛进房间。

    如此迫不及待了么?

    吴涛却是绷住了没动弹,搞得丁甜甜一脸惊讶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那个,紫薇,我还不困。不如你给我抄首诗吧!”

    丁甜甜重新坐下来,欣然道:“好呀,你想抄那首诗?”

    “就那首,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诗仙李白的将进酒么?”丁甜甜毫不迟疑地道:“雪儿,上文房四宝!”

    施千雪一脸懵然地看着吴涛,‘你这是搞什么鬼?’

    倒是施千美见吴涛不似胡闹,而是别有用心,所以拉着施千雪去书房里找。结果文房四宝没找来,却找来了文房三宝。

    其实吴涛想出这一招,无非是为了让丁甜甜自己从戏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作诗写字在戏里是家常便饭,而紫薇这个角色是诗词书画,样样精通的。

    一旦丁甜甜的毛笔字写得歪七斜八的,她自然而然地就走出来了。

    可以说吴涛能想出这办法,也是煞费苦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