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7小说网 > 女生小说 > 重启飞扬年代 > 第851章 念头通达,进无止境
    一老一小说完了一些具体的事,谈论的话题便开始务虚起来。

    吴涛泡茶的手艺不见得多好,但稳稳当当,有条不紊的,看起来特别舒心。

    梁言成啜吸着温热的茶水,看向窗外道:“你现在的产业遍地开花,和东瀛、欧美财团关系亲密,已然是华夏顶尖的企业家了。未来你打算怎么样,有什么具体的目标?”

    “这倒没有。”吴涛给自己倒了一杯,一口喝掉道:“不过起码得能和球富豪排行榜上那些人平起平坐才行。”

    梁言成回过头来,放下茶盅道:“像你这样锐意进取的年轻人不多了,不过这样争一时之长短,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吴涛笑着,也放下茶盅道:“梁书记你现在已经是位高权重的高官干部了,难道对副国级就没任何想法了?”

    梁言成老脸上顿时露出意动之色,随即又恢复正常,口是心非地摇摇头道:“顺其自然吧。”

    没肯定,也没否定,但是梁言成知道自己没了劝解吴涛‘见好就收’的理由。

    况且这个话题多少有点敏感,而且站在他本职工作的立场上,是不该说这些有的没的。

    一壶茶泡完,俩人也便各自散了。

    临走的时候,老梁同志虽然有些欲言又止的,但吴涛已经领会了他的精神,干脆就不多问了。

    无非就是树大招风嘛。

    其实这个问题,吴涛从一开始,便做好了准备,只是他也不便对外人说就是了。

    年关的日子一天天的过去,终于到了回北江的日子。

    腊月二十八这天。

    金陵的天气阴沉沉的,有些清冷。

    劳斯莱斯、悍马组成的车队,离开宁海路,直奔北江而去。

    车上塞满了礼品,倒不是吴涛特地买来的,而是旗下各个公司的年终福利,总少不了他的那一份。结果一份一份有一份的,整整塞满了两辆车子。

    一路上,吴涛独自坐在悍马车上。至于劳斯莱斯,因为稳定性太好,已经被安蓉、赵丽几人征用为斗地主专用车了。

    这两天,梁言成的话,一直在他耳边飘,他也总是忍不住地犯琢磨。

    可是树大招风这种事,他也不想的。

    实在是手底下各个产业发展到这个阶段的必然结果。

    当然,真正对上那些胡乱伸手的家伙们,吴涛倒也不怵。比如苏端龙之流的,来一个他收拾一个,来一对他收拾一双。

    但是总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。

    所以这事只能早做防范。毕竟连梁言成都忍不住想要提醒他了,看来某些阶层的力量已经在蠢蠢欲动了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真正被某些阶层随意搜刮、割韭菜的财富,归根到底还是自身不够强大,绸缪不够长远。

    坚决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头;坚决不挣最后一个钢镚,这些都是最起码的准则。

    两个多钟头的路程,转瞬即逝。

    回到北江的时候,暖阳从云层里冒出头来,连带着吴涛也跟着神清气爽了很多。

    抵达北江市区,车队未做停留,直奔滨湖区的葡萄庄园而去。

    等到拐进梨园村的路口时,透过车窗,吴涛远远便看见一栋漂亮的小洋楼,矗立在在错落有致的葡萄园中。

    而当初葡萄庄园的那个牌楼门,已经换成了真正的牌楼,只是规模上小了一点。

    至于脚下的道路,更是水泥路直通到家门口。

    看来这半年,老家这宅子,倒真被老娘折腾出个模样来了。

    如今远远一看,俨然是梨园村的地标性建筑了。

    车队一直开到小院门口方才停下,而门外早就聚集了一大群人,热热闹闹的。

    吴涛从车上下来,一见这架势,七大姑八大姨的,来了不少。

    这还没到过年,咋都来了呢?这或许也算是富在深山有远亲?

    不过心里疑惑归疑惑,但和亲戚们的礼仪上他仍旧做的很周到。

    至于小江和黑蛋,早就爬到他车子上,去扒拉礼物去了。

    好在亲戚多归多,但迎接吴涛回到家之后,便相继都离开了。

    吴涛这才有功夫问起老娘,“今年回家怎么这么大阵势,为何来了这么多人?”

    早两天回来的吴炳华没好气地道:“还不是前两天家里小楼落成之后,酬客办酒席的时候,你妈说漏了嘴,所以这些亲戚今天便踩着点来了,都说来看看你……”

    张蕙兰却是洋洋得意地道:“他们自己想来,关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说着,兴匆匆地拉着安蓉去参观新建成的三层小洋楼去了。

    眼见没了外人,吴炳华这才有机会问起道:“前阵子,我公司讨薪的事,你跟上头递话了?”

    这事爷俩之间没什么好隐瞒的,吴涛很利索地承认道:“没错,那天也是巧了,正好和梁书记喝茶,所以就提了一嘴。不过爸,你搞建筑公司,现金流这一块一定要做好。”

    吴炳华闷着头吭了一声,“我有数。”

    吴涛便也不再多少,拐进小洋楼一层东头的房间,老爷子正躺在藤椅上眯着眼,冬日的暖阳透过窗户照进来,落在他那布满老年斑的老脸上,显得格外的智慧和慈祥。

    “爷爷。”

    吴瑞春睁开眼,浑浊的老眼顿时变得清晰,“过来,坐这儿。”

    吴涛挨着老爷子身边坐下,老爷子随手抚着孙子的后背,从上到下,一次又一次地道:“这一年来,又没少受累吧?”

    “还行!”吴涛鼻子一算,仍旧是生生忍住了,装出一副乐天的样子道。

    老爷子从身边摸出一个厚厚的本子,翻开来道:“你这些年做的事,凡是上了新闻的,我都看过。你瞧,不都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吴涛一瞧,这厚厚的一本剪报,老爷子也真是有闲心搞。

    心下触动之余,忽然忍不住问道:“爷爷,你说,如果繁华落尽,注定归于平淡,那么为了繁华而做出的努力,还有意义吗?”

    老爷子一听这话,苍老的面容,陡然变得精神矍铄起来,连带着身子都从藤椅上坐起道:“当然有意义!就像人一生下来就必然会死一样,但我们每个人仍旧会努力活出个不同的人样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就算都是平淡,努力和不努力,最终结果也不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吴涛一听,顿时就念头通达了,浑身上下都透着舒适泰然。

    自己还年轻,该闯还得闯!

    尽管往下走,也许会树大招风。但是别忘了,树大同样意味着根深叶茂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