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蓝泪流满面,终于喊出了自己压抑已久的心里话。

    村民们虽然沉默不语,可是,一个个眼中都像有一团火焰在燃烧。

    蓝染率先站出来,默默走上前,伸手轻抚船头残骸:

    “哥哥他,他一直都是我的偶像,因为,我永远做不到他那么勇敢,我只会逃避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非要出海的话,”顿了顿,蓝染来到海蓝面前,握住鱼叉,一脸坚定地说道:“算我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要变强,我也要出海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们一起变强,征服大海。”

    没等海蓝回答,其他村民一个个都凑到海蓝身边,纷纷伸出手臂,握向鱼叉。

    刚下定决心再也不哭泣的海蓝,眼泪再一次决堤,只剩下傻傻地点头回应。

    终于得到大家的认可,终于为自己的父亲正名,海蓝感到之前所受的磨难都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是路鸣哥哥的功劳,海蓝环视一周,想要感谢路鸣,却没有找到路鸣的身影。

    被村民围着,海蓝只得先向村民们讲解地笼,等以后再道谢。

    此时的路鸣却早已避开人群,躲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众人克服恐惧,认可海蓝,路鸣便迫不及待地想要查看系统。

    因为到现在为止,系统只有在午夜12点才会自动提醒,白天出现提示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叮~因为海蓝,你的村庄获得某位忍者的认可,但是缺少忍者卷轴上的线索,你无法立刻召唤。

    你获得了该忍者的信物,在获得忍者卷轴后,你可以激活信物直接召唤该忍者。

    忍者信物?

    关闭系统提示,路鸣发现系统最底层果然出现新的变化。

    在繁荣度下面又多出了一个背包。

    路鸣点开,眼前突然出现一个一尺见方,保险柜大小的立体空间。

    空间里,静静的躺着一把小臂长短的短刀,就像小一号的西瓜砍刀,应该就是系统提示中所提到的忍者信物。

    路鸣意念刚投到短刀上,便感觉现实中的手中徒然一沉。

    路鸣赶忙关闭系统,发现手中握着的正是背包里的那把短刀。

    这!

    路鸣又想着将短刀放回背包空间中。

    刷的一下,路鸣心中刚有这个念头,没有任何延迟,短刀瞬间从路鸣手中消失,出现在背包中。

    居然解锁了空间背包功能,而且存取几乎没有延迟。

    路鸣惊喜万分。

    “以后自己可以藏起各种武器阴人,或者伪装成能力者阴人,还可以偷东西阴人。

    等等,为什么自己脑海中是各种阴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自己明明是一个正大光明的人啊……”

    路鸣满脑子各种骚操作,迫不及待地想要测试。

    可是,路鸣随手捡起地上的石块,想要送到背包空间时,却意外失败了。

    路鸣又尝试将其他各种东西存放到背包空间,毫无例外都失败了。

    怪不得这个背包存储这么方便,原来只能存放从系统获得的东西。

    看着背包里孤零零的一把短刀,路鸣感觉自己就像走路随手捡起的彩票,意外中了一个亿。

    可是,当去兑奖的时候,却只得到了一百万,剩下的都被扣税了。

    不过,有总比没有强,以后指不定还能在系统里抽出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路鸣自我安慰一番,又将注意力回到短刀上。

    忍者信物,这会是木叶哪个忍者的武器?

    仓啷一声,路鸣抽出短刀,一边回忆火影漫画的剧情,到底那个忍者用短刀做武器,一边握着短刀往一旁的树上用力砍去,检验短刀的质量。

    结果,看着异常锋利的短刀,却只砍进去半厘米的距离,连一半的刀刃都没有砍进去。

    路鸣之前用的那把斧子一下就能砍掉一半的树干,眼前的短刀似乎还没有斧子锋利。

    这种质量,路鸣眉毛一挑,原本还幻想着是某个厉害的忍者,现在想也不用想了。

    武器是忍者的第二生命,像忍刀七忍众的刀,阿斯玛的查克拉武器,六道的神器,宇智波斑的团扇等等,这些厉害的忍者的武器哪一个不是掉渣天,极为拉轰。

    眼前这把短刀似乎只是普通武器,顶多也就是个普通忍者的信物了。

    聊胜于无,再一次受到系统打击的路鸣将短刀收回系统背包,不断在心底安慰自己:

    “或许,忍者信物更注重的是信物背后的意义,而不是实战武器,说不定眼前的这把短刀是初代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定情的信物,靠这个以后能召唤出初代和斑爷……”

    接连被系统打击两次,路鸣只能靠着明显不靠谱的幻想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不过,自己也不是没有收获。

    至少路鸣现在确认一件事,那就是忍者召唤出来的条件。

    首先是忍者招募卷轴上所提到的外部条件,寄托情感的建筑或者实物,比如召唤出夕颜的慰灵碑。

    其次则应该是召唤者的身份。

    最后最为重要的是……被召唤忍者的认可。

    祭奠薪火的慰灵碑虽然建起来,可是路鸣和薪火没有极近的关系,所以路鸣没有召唤成功。

    而新芽虽是薪火的妹妹,可是她一开始只想着逃跑,得不到夕颜的认可,所以一开始也没有召唤出来。

    直到新芽被路鸣的精神感动,坚定信念,豁出性命想要为哥哥为路鸣报仇,守护村子时,才终于得到了夕颜的认可,召唤出夕颜。

    “火影大人。”

    路鸣刚想到夕颜,夕颜便突然出现,半跪在自己身前,低着头沉声说道:

    “请责罚我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你的错,是我考虑不周,我没想到近海也会有危险,我应该等你回来再一起捕鱼的。”

    路鸣以为夕颜是觉得自己保护不周,自己刚才差点被鲨鱼吞掉的事情。

    连忙上前想要扶起夕颜,可是夕颜却像扎根地上一样岿然不动。

    “不,”夕颜摇摇头,将头压得更低,沉声说道,“是那个海贼头目,他……没死。”